少女心老司机,同人或者原耽写手,主场微博,现在大概可能或许要成为微博难民了哈哈哈哈哈。慢慢搬运。
微博@Lorrant

【锤基】Room

ABO,标记有,电击play有

NC17注意

如有不适请及时退出!

如果挂了就评论发图,如果还挂……那就微博Lorant……


纵然一次都没有向当事人提起过,但Loki的确思索过他和Thor的关系,不止一次。

不过其中绝对没有包括“赤身裸体躺在床上一起进入梦乡”这一项。绿色的眼睛动了动,仰躺着的Loki看向自己的哥哥,趴在床上的雷神显然已经陷入了熟睡,一只手还搭在自己的兄弟的胸口,既是禁锢又是保护的姿势。金色的髭须沿着下颌的轮廓蔓延向耳侧,闭着眼Alpha失去了一大部分的进攻性,显得极为性感。毕竟雷神睁着眼的时候,Loki不得不承认,他十分不想与这时候的Thor对视...

【霸歌】望江关2、3

有姑娘说想看后续,但这个故事我没有写完整。算上先前的开头,一共写了三个重要的剧情片段,这里把2和3贴上来,be注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二、

“不可能。”

浩气领头的女子说出这句话后,气氛顿时冷了下来。

柳云黯抬手将兜帽往下拉了拉,阴影掩住他的眉眼和鼻梁。他不以为意地想:自然不可能,浩气盟和恶人谷何时谈妥过。

想着想着,目光又忍不住落在了浩气人堆中的谢东林身上,柳云黯眯起眼——久别重逢,谢东林从两队人马打照面时挨了那恶手和尚一掌退回人群起,直到现在,都没有发现他就在这。...

你欠睡吗(一)

策花,网友设定,现代,双男神,一见钟情,暗恋成真!没了!1v1无虐,he

排名代打奶花和pvp新手天策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寝室后门关上了,已是深秋,窗外冷风与温暖的寝室内无关,舒服得很。韩无忧坐在笔记本前,一边翻字帖,心不在焉地点了技能栏右下角的神行千里,前往黑戈壁。

读条界面的空隙里,他打开手机看了眼QQ。

“会长说他上游戏加你了!你好好带他啊!晚上给你带饭么么哒!”

来自舍友的消息让韩无忧认可了微博上很流行的一个说法——直男除了不上床之外,比基佬还要gay。

“晓得了,不要辣。”他回消息。

舍友自然连声答好。

韩无...

微博难民回来了!全职墙头已爬……小伙伴们可酌情取关。

本来想把这些日子更在的文全部贴过来,仔细看看文件夹,仿佛一个大型地下停车场。

有点怀疑自己万一搬过来,会被lof查的妈都不认识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微博 @Lorrant 

【霸歌】望江关

天地间雨帘密织。

夏日暴雨冲刷山崖边一丛伶仃的瘦竹,泥水溅在枯黄的竹叶上,如同风尘仆仆的归客。

柳云黯提着刀站在竹林边,大雨冲刷他和他的刀,淡红的血迹早已被冲散,只余下湿透了的衣上散不去的血腥味。不远处懒洋洋巡逻的壮汉看了他一眼,毫无上来询问他为何冒雨站在这的意思。

恶人谷不适合这种寒暄和关怀。

感觉身上血气差不多散了,柳云黯收刀入鞘,沿着湿滑的泥路往上走,踩着石板来到檐下。

“开门。”他冲着屋里道。

武者的耳力使他轻易听见了雨声里椅子被拉开的拖曳声,片刻后木门被打开,谢东林放下门闩看着他前襟的破口,什么都没说,侧身给他让开了进门的路。

淋漓的水迹一路延伸到屏风前,柳云黯沉默着脱...

刚发就被查了……LOFTER果然不适合老司机……😂

夜樱

这才几分钟就被查水表了……😂
放链接吧,复制不了我明天开电脑放超链接。
源博雅x安倍晴明,手游,和谐注意,关爱司机不要举报。
实在不行就去微博@Lorrant,辛苦各位……

http://m.weibo.cn/5344973439/4023705967933500?sourceType=sms&from=106A295010&wm=9847_0002

Q:关于填坑有什么感想?

A:……找个好人家嫁了吧。别等我了。

燕然未勒7

裴安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燕未勒打角落里翻翻捡捡找出水囊,灌了热水给裴安拿着,又扯出件薄披风给裴安把手缠住,做了个简易手笼子,才一起出了帐门。


营地内的雪已经被扫的差不多,大笤帚刷过地面,留下白色的弧线雪痕,又在夜半的寒霜中冻硬了,靴子踩上去咯吱轻响。夜空湛蓝广袤,夜半的苍云驻地静默,只听得到两人的脚步声。


裴安抬起一边胳膊,燕未勒会意,将左手伸进去。温暖到有点烫的修长手指握住另一人冰冷有力的手,十指相扣。


左手焐热了,裴安就走到右边,如法炮制握住燕未勒的右手。两人携手走到顾允营帐前时,手都热了...

燕然未勒5

我才知道我更了第六章,忘了贴第五章……


=================

一场突如其来的风雪暂停了几乎所有事。整个营地都仿佛矮了一截——地面被抬高太多,营帐边堆起半人高的雪,只有帐门口勉强开出一条路。若不是燕未勒在风雪刚到时紧急组织了铲雪,现下苍云军不知有多少帐篷会被压倒。


马厩之类的建筑就没有这么好运了,全数被压倒,伙夫营那边还塌死了两匹驴马。七天前裴安顾允的马踩着暴风雪的最前沿,几乎是被一路撵回来的,当天夜里风暴越来越大,帐外只听得见妖魔般呼啸的风声。裴安下午回来便受了寒,吃了顾允拿来的药,早早睡下,半夜又发起高烧来。当时燕未勒正顶着...

1 / 7

© Lorrant | Powered by LOFTER